资讯:财新网报道,中国农业银行北京分行2名员工涉嫌非法套取38亿元票据,同时利用非法套取的票据进行回购资金,且未建立台账,回购款其中相当部分资金违规流入股市,而由于股价下跌,出现巨额资金缺口无法兑付。由于涉及金额巨大,公安部和银监会已将该案件上报国务院。农行“窝案”背后接近5万亿票据业务的清查,直接导致了一场流动性的风暴,也不可避免的导致相关资金为逃避清查而从股市抽身,这是近期股市动荡的另一个注脚。


  票据不翼而飞,钱到哪里去了?


农行大案正在谱写A股的悲凉。
农业银行的人打开保险柜,想把38亿票据拿出来进行贴现。可打开保险柜的那一刻,全都傻了,里面没有票据,只有一堆烂报纸。锁在银行保险柜里的票据不翼而飞,钱到哪里去了?农行大案背后有着怎样的A股规律呢?
农业银行北京分行有一笔38亿的票据放在保险柜,马上就要到期了,银行的人发现保险柜里的票据全换成了报纸。农行的人吓坏了,38亿票据换成了报纸?一个普通银行员工岂敢如此胆大妄为偷天换日?农业银行董事长刘士余震怒,下令各级分行彻查票据业务。同时,农行向公安机关报案。

世界上任何偷天换日的行为都会有蛛丝马迹。警察叔叔抓了两名银行的员工,发现票据被重庆一家票据中介机构提前取走了,去另外一家银行进行了回购贴现,资金没有回到农行,而是拿去炒股票去了。公安部一听,我的苍天啊!觉得这个案子太大了,马上就会同银监会上报了国务院。

中国农业银行北京分行(下称农行北分)2名员工已被立案调查,原因是涉嫌非法套取38亿元票据,同时利用非法套取的票据进行回购资金,且未建立台账,回购款其中相当部分资金违规流入股市,而由于股价下跌,出现巨额资金缺口无法兑付。由于涉及金额巨大,公安部和银监会已将该案件上报国务院。


据了解,这2名员工都比较年轻,一名为入行五年的投行票据业务部赵姓员工,年仅32岁,背景深厚;另一位是新员工,入行时间不久。据农行内部人士透露,农行北分人员背景复杂,员工中不乏高层领导亲属。


据了解,案件的大致脉络是,农行北分与某银行进行银行承兑汇票转贴现业务,在回购到期前,银票应存放在农行北分的保险柜里,不得转出。但实际情况是,银票在回购到期前,就被某重庆票据中介提前取出,与另外一家银行进行了回购贴现交易,而资金并未回到农行北分的账上,而是非法进入了股市。“农行北分保险柜中的票据则被换成报纸。”一位接近农行北分的人士对此证实。


而有媒体爆出,农行出现38亿元巨额票据事件,有中介机构以“一票多卖”的方式从银行内套取资金。该事件在票据市场刮起一轮风暴,导致票据利率大幅上涨。


“这是典型的内外勾结的操作风险,按照规定,票据业务按约定封包入库,票据出库会经手多人,经办方不能负责保管,犯罪成本高。”一位银行风控部门人士表示。据了解,由于票据回购业务涉及计财部门、柜台部门、信贷部门等前、中、后台至少四个部门,只有串联才可以违规操作,因此这一案件显然不仅仅涉2人,而是窝案。据消息人士透露,农行北分2015年违规进行票据回购规模累计达到70亿元。


承兑汇票的期限最长是半年。某银行人士介绍,在去年6月底的股灾之前,很多资金借道票据融资进入股市,这些票据没有真实贸易背景,相当于打白条,股灾之后,票据套现做的场外配资出现大笔亏损,“最后连渣都没有。”这位人士说,这一现象在江浙一带非常普遍,窟窿非常大,基本上每家银行都会有。“农行这次爆出的39亿,不过是冰山一角。”


票据案后,银行系统会来一场大清理吗?2015年在股灾之前,不少打着贸易公司旗号的资本玩家,他们经常让资金借道票据融资进入股市。不少的票据压根儿就没有真实贸易背景,相当于白条。不少的票据中介公司甚至把一张票据卖给多家银行,大量套取资金。股灾之后,不少票据中介公司做的场外配资亏得一塌糊涂,钱是还不回去了,只能把报纸放进保险柜。
农行大案只是金融乱象的冰山一角,我更关心的是金融大案背后的A股规律。凡是金融大案所牵涉的资金流入股市后,金融系统都会大力清查类似资金,这个清查的过程漫长而又痛苦。最终会令相关资金犹如惊弓之鸟,不少人为了应对清查,只有从股市抽身。农行票据案后,银行系统会不会来一场大清理呢?
历史是一面镜子,资金大案对于A股犹如致命诅咒。2007年那一轮牛市之前的漫长熊市,就跟整个金融系统清查资金有着莫大的关系。2002年9月,华夏证券上海一家营业部总经理被人灭门,命案背后违规国债回购大案浮出水面;整个证券系统开始清查国债回购问题,最后扩大到所有委托理财资金;庄家们只有抛售股票应对清查,以德隆系为首的庄家因此崩盘。一个残酷的现实是,华夏证券上海命案之后,A股进行了长达3年的系统重组。
牛市是狂欢的盛宴,熊市是裸泳的末日。农行票据案只是A股清理裸泳者的一个开始。问题的关键是,在清理了各种杠杆资金后,杠杆背后还有多少乌七八糟的交易?历史是有记忆的,金融系统清理垃圾需要一个过程,A股需要一个干净的未来。面对金融机构的大案,也许,老百姓会说,他们都是独木桥上跑马,好危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