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案件情况

犯罪嫌疑人王晔、伙同王建刚、“张小峰”等人,经事先预谋,在网上微信群里发布低价贴现利率为诱饵,在2015年8月28日诈骗银行承兑汇票1.0435亿 元。犯罪嫌疑人王晔骗得汇票后,虚构贸易背景,编制整套假发票、假合同,由王建刚全权负责向常州民生银行贴现,由常州民生银行客户经理李昊及王晔会计沈国 琴负责赃款转移,马世林负责赃款的窝藏,然后又由马世林和王晔老婆将赃款全部转移。

犯罪嫌疑人王晔手段极其残忍,2015年8月29日我们去他办公室要钱时,不但不给钱,还叫事先安排好的社会上的打手,打得我们头破血流、鼻青脸肿。其中1 人头上缝7针,1人头上缝8针。当时王晔控制的帐上钱还有6490多万。受害人认为此案与大连8172万元承兑汇票诈骗案件如出一辙,本案中该团伙犯罪目 的明确,分工严密。

二、报案经过

我们2015年8月28日因拿不到钱在常州报了110,龙虎塘派出所来了2个警察说这是经济纠纷,马上就回去了。2015年8月29日我们再次去王晔办公室 要钱,我们被打得头破血流、鼻青脸肿。我们再次报了110,龙虎塘派出所来了2个警察说王晔因银行承兑汇票诈骗被山东警方通缉(涉案金额2700万元), 拷上手铐带走了,(王晔在常州公安拘留所里用手机发微信和信息叫马世林和他老婆把赃款全部转移)。我们的人也去了龙虎塘派出所报案,女警察说是经济案件叫 我们去青果巷的经侦大队报案。于是我们赶到青果巷经侦大队报案,等了2个多小时才有民警向我们了解情况,只是问了下事情经过,青果巷经侦大队没有受理。于 是我们去余姚公安报案,余姚警方叫我们去杭州报案。杭州四季青派出所警察说杭州人只是带票代理的代理人,银行承兑汇票的票权没有转移,叫我们受害人去当地 公安机关报案。我们又赶到余姚公安报案,余姚公安刑大领导向宁波市公安局法制部门和省公安厅刑侦总队汇报请示,因诈骗金额特别巨大,而常州市公安受害人报 案又不予受理,于是浙江省公安厅刑侦总队作出了指定余姚市公安局管辖侦查的决定。经余姚市公安局立案侦查后,以王晔为首的团伙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凿,余 姚市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了犯罪嫌疑人王晔。

三、目前困境

浙江省公安厅指定余姚市公安局立案侦查,现已侦查终结。因本案诈骗金额特别巨大,依法应由宁波市人民检察院提起公诉,宁波市人民检察院收到材料后,王晔的辩 护律师提出此案不应由宁波管辖(依据是公安部关于受害人居住地公安机关可否对诈骗罪案件立案侦查问题的批复)。理应由宁波市人民检察院将此案件移交给有管 辖权的同级人民检察院,而宁波市人民检察院为了减少自己的麻烦,将此案件材料退回余姚市人民检察院,余姚市人民检察院按退回补充侦查程序把案件退回余姚市 刑侦大队,退回补充期限于2016年4月18日到期。余姚市公安局刑侦大队在到期前再把案件移送余姚检察院,余姚检察院以管辖权问题不接受此案件。

2016年4月13日余姚市公安局赶到江苏常州市公安局刑侦支队移交该案件,常州市公安局刑侦支队认为诈骗案成立但不接受此案件。余姚市公安局在案件无人接收的情况下,只好采取对犯罪嫌疑人王晔指定监视居住的临时办法,致使案件无法移送起诉。

江苏省常州市有权管辖此案件,但常州市公安2015年8月29日受害人报案时不予受理,现在余姚市公安刑侦大队移交给他们又不接收。2015年8月29日龙 虎塘派出所把犯罪嫌疑人带走后,王晔仍能用手机指挥马世林和王晔老婆将赃款全部转移。常州市公安的种种行为足以证明放纵王晔犯罪,王晔在常州市公安的保护 伞下屡屡骗得银行承兑汇票,使受害人欲高无门。

现本案受害各方包括本人在内,因为资金问题都已经身处绝境,上海受害方已经身陷囹圄,并承担着金融诈骗罪的刑事责任。如果本案一直为管辖问题纠缠不清,案件腾空,本人和其他受害人无处维权,必将带来一连串的严重社会后果。

此案若余姚市刑侦大队不能移交或不能向检察院提起公诉,犯罪嫌疑人不能绳之以法,受害人的维权之路已至穷尽,赃款无法追回,受害人必将遭受灭顶之灾,受 害人在万般无奈之下在新浪微博发表此文,希望能够得到帮助,依法从重从快惩处王晔为首特大诈骗案的犯罪分子,尽快追回脏款。